当前位置 中国计算机行业网 首页 » 首页文章列表
雷军邀谷歌高管创业 小米曾遭富士康冷遇
  • 出处:中国计算机报 作者:姜洪军 日期:2013-08-26
  •   

  “雷布斯!”

  2011年8月16日,在北京798艺术区举办的小米手机发布会的各个角落里,穿着小米手机T恤的米粉大声地喊着。进入会场的一位记者乍一看,还以为自己身处苹果iPhone的发布会现场。

  台上的雷军身穿凡客诚品的服装,脚蹬乐淘网送他的鞋子。一眼望去,身着黑色T恤加磨白牛仔裤的他,与乔布斯相差的似乎只是一双鞋子,这双鞋上系着很醒目的黄色鞋带。

  盘古切磋

  “你们是卖手机的吗?”

  盘古大观酒店咖啡厅的服务员好奇地问面前的两位客人。一溜儿手机排在这两个客人面前,五花八门,琳琅满目。

  这两位客人是雷军和时任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的林斌。他们相对而坐,像比赛似地从自己包里掏出各式手机,排在桌子上。林斌掏出六七部,雷军比他多出两三部。

  “我关心手机很自然。当时我们做的谷歌地图支持诺基亚的所有机型,支持Android手机,支持Windows Mobile手机,当然,也支持iPhone。谷歌办公室有三个大柜子,里头有500多款手机。我经常可以拿到还没上市的新鲜样机。不过我发现,雷军比我还狂热。”林斌回忆。

  雷军接触林斌时的身份是UCweb董事长。当时谷歌开始跟这家公司合作,帮它做移动搜索业务。林斌称:“一开始,我们谈的都是谷歌和UCweb的商业性合作……后来,我们经常约出去聊天,往往从晚上八点聊到凌晨两三点。我们聊的都是对移动互联网产业和手机产品的看法。”

  “移动互联网讲究的是软硬一体化体验。我观察移动互联网有5年的时间,然后开始研究终端。国内所有的厂商我都考察过,结果发现所有的终端都不够好。”雷军说,因此他准备自己做手机。

  不过,雷军也有过一丝犹豫——“我好多年没直接上过战场,这几年都是在旁边支招。现在要上战场,你说这个仗怎么打?”但他随即又安慰自己,“好在这几年我也是时刻备战。如果真是刀枪入库,玩了几年高尔夫再回来,那可真不好干。”

  “人生最痛苦的有两件事:第一件是得不到,第二件就是怕失去。年轻时创业,输了无所谓。现在过了不惑之年,几乎所有人都变得怕失去。”雷军转念一想,“创业输了,我会输掉什么?不过就是面子。其实谁在乎,这个世界上每天都有人输,你能记住几个输掉的创业者名字,所以不要把这太当回事。”

  “大家可能认为对互联网行业来说,40岁的人已经老了,应该退休了,还折腾什么。”但雷军特意查了一下,发现“柳传志是40岁创业的,任正非是43岁,我觉得我40岁重新开始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坚信人因梦想而伟大。有这么一个梦想,此生无憾”。

  2009年10月,雷军正式邀请林斌合伙创业。对于一名外企高级职业经理人来说,林斌原来的生活优渥,创业的机会成本很高。当时林斌回去跟他夫人说,雷军找他一起创业。他夫人问林斌:“雷军钱也有,名也有,为什么要做创业这么苦的事情?这兄弟图什么?”再次见到雷军,林斌问他:“你有没有雄厚资金支持?”雷军回答说:“拿不到(投资)钱我自己出,我就有这么多。”

  林斌因此打消了疑虑,决定加盟。

  招兵买马

  2009年11月的一个晚上,雷军和晨兴资本合伙人刘芹通了个长达12小时的电话。其间,雷军换了三块手机电池,对方换了三个手机。

  “我之所以对创业仍抱有敬畏之心,是因为看过太多人‘死’了,不会因为他叫雷军就不会‘死’。” 雷军在电话中说,“我看过很多人起起落落:无数的强人崛起,无数的英雄倒下;看见人家起高楼,看见人家宴宾客,也看见人家的楼塌了。”刘芹被这份“敬畏之心”打动,同意投资。

  这年年底,曾负责过金山在线、金山词霸业务的黎万强想重新调整职业方向。喜欢摄影的他起初想开个影棚。当他把这个想法告诉雷军时,雷军乐了:“你别扯了,跟我干吧!”黎万强说好啊。

  这下轮到雷军有些纳闷:“你知道我要干什么吗?”黎万强回答说应该是手机。雷军听后哈哈大笑。

  “以他这么多年来对手机的痴迷,我实在想不出他要是创业的话还能干什么别的。”黎万强后来说。

  雷军回忆,在小米手机的创始人中,最难请的是洪锋。洪锋是曾参与过谷歌3D街景项目的高级产品经理。见面时,洪锋问雷军:“你要做手机,那你有运营商关系吗?”雷军老老实实地回答说没有。洪锋又问:“那你认识郭台铭吗?”雷军略作调侃地回答:“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而洪锋从始至终脸上都没什么表情,弄得雷军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说服他。

  雷军的创业团队逐渐构建起来了。这个团队除了有林斌、黎万强、洪锋,还有30岁就成为微软工程院工程总监的黄江吉、原摩托罗拉北京研发中心高级总监周光平、原北京科技大学工业设计系主任刘德。雷军说,这是一支“优秀得以至于不知道该拿来干什么”的豪华团队。

  2010年4月6日,在北京海淀区保福寺桥边的银谷大厦807室,小米公司正式创立。

  “我有过几次创业的经历,所以我创办小米公司的时候,很多同事担心我干一段时间后又去干别的事情去了,因此我跟他们保证说小米是自己的最后一家公司:首先,这件事情足够大;其次,如果能把小米做成功,这一生已经是精彩纷呈,不再需要别的东西了,所以说创办小米对我来说足够了。不过,我也提醒自己要聚焦,认认真真地把小米做好。”雷军说。

  在小米公司400多平方米的办公室里,开始只有七八个人,有些空荡荡的。开业日,黎万强的父亲一大早就起来给他们熬了一锅小米粥,上午10点时送到办公室。雷军表示:“我们唯一的仪式就是一起喝了碗小米粥,然后就开始上班了。”

  后来黎万强说:“当年煮小米粥的电饭锅,我让我老爸收藏好了。”雷军在微博上调侃说:“那是小米的文物,一定要保管好!”

  小米公司早期的员工中有一个女研究生,“她把自家的股票全卖了,给同事群发了一封邮件,说把嫁妆钱都拿出来了,从此就嫁给小米了”。

  公司为什么叫小米?起名时,有人提议叫“大米”。刘芹说:“现在用户不喜欢高大全,就叫‘小米’吧!”

  雷军后来阐释说,“首先,小米的拼音是mi,是Mobile Internet的缩写,小米要做移动互联网;其次,mi也是Mission Impossible的缩写,小米要完成不能完成的任务;最后,‘小米’这个名字亲切可爱。你周围有人叫小米吗?”小米公司的多数会议室也起了与米有关的名字,如“香米”、“红米”。

  雷军希望小米手机靠口碑效应赢得市场,认为口碑效应的核心是超越预期。他在博文中曾以海底捞为例来做说明,“海底捞就真的比五星级餐馆好吗?一去那里乱糟糟的,真的好吗?很多人说口碑就是好,口碑就是因为便宜。我要告诉大家,其实不是的,口碑的真谛是超越用户的期望值。因为海底捞都开在很一般的地方,当我们走进去的时候,它的服务超越了我们所有人的期望值,我们觉得好。当我们去五星级餐馆时我们期望值很高,怎么可能超越呢。我去了一次据说是全球最好的迪拜帆船酒店,一走进去金碧辉煌,但是我觉得无比失望,怎么这么土啊!其实它是不错的,只是我的期望值太高了。”

  “人若无名便可专心练剑。”雷军在小米创业初期,强调要保密,保持低调。他说一旦大家知道是雷军在做,期望值就会高,他希望用户认为“就是张三、王五做的,甚至没有名字的人做的”。

  他后来开玩笑说:“我们为什么一直很低调?因为我们当时就想好了,事情如果做成了那最好不过。万一做不成,我们就说自己从来没做过!”

雷军在用他的小米手机拍照

除网上销售外,小米手机还进入了手机专卖店

  福岛核电危机后的商旅

  “福岛核泄露事故后,我们去日本拜访夏普。在我们搭乘的那个航班上,空服人员比乘客还多。乘客总共就不到10人,其中就有我们3个人。”雷军回忆。

  2011年3月11日13时46分,日本东北部海域发生9.0级地震并引发海啸,在距震中不远的沿岸地区,巨大的海浪卷走汽车并摧毁了房屋。随后,让世人更加惶恐的一幕发生了,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1号机组因地震自动停止运行,丧失了冷却功能,最终出现了核泄漏。许多人都在担心切尔诺贝利核危机重演,一些旅居东京的外国人由于担心自身以及家人的安全而撤离日本。

  福岛核泄露事故后两周左右,雷军、刘德等人前往日本,旨在与夏普就小米手机获得对方的屏幕供应进行谈判。雷军承认对当时的核电事故“还是有些担心。不过做成手机的愿望更大,也就豁出去了”。

  抵达夏普总部,雷军发现整栋大楼空荡荡的。而以前去夏普拜访时,有一堆厂家在那排队,而那一天去拜访的只有雷军他们一行3人。

  “此刻来访,夏普很感动,但在商言商,起初谈判并不顺利。一个从来没做过手机的公司只能讲未来。讲着讲着,连我们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刘德回忆。

  “有人以为做手机就是从夏普拿屏,从高通拿芯片,然后像当年组装电脑那样,在家里一攒。其实哪有那么简单。”雷军说,“先不考虑信号、性能、耗电等各种指标。单是为了保证屏幕不易被摔碎,研发中我们都要用高速摄像机拍摄不同的摔法,从力学的角度进行分析,再调整结构设计。这样的细节讲八天八夜也讲不完。”

  其实从手机原材料供应商处采购零部件也不容易。雷军起初没有料到与供应商打交道是如此复杂,“这些东西顶多是产能问题,我花钱买还不行吗?我出价高一点来买还不行吗?”但问题没有这样简单。

  小米高管周光平原是摩托罗拉北京研发中心高级总监,有过十几年的手机领域从业经验,和手机链条上游的供应商大都熟悉。出乎他意料的是,当他以小米公司的身份联系这些供应商时,对方会很客气地说他们还是朋友,但采购元器件一事就不要再找他了,因为他的老板不批。这让周光平大为尴尬:“我们这帮从摩托罗拉出来的人,从来没有想到我们碰到的第一个困难,居然是供应商不支持我们。这些供应商全部是认识多年的朋友。”

  “这期间我们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呢?是工艺上的支持。国外的供应商一听说是来自中国的创业团队,85%的人起初都会拒绝。因为有些中国的创业团队都很会忽悠,他们怕了。”雷军说。

  大型的手机元器件供应商在决定是否要与对方合作时会先调查这家公司的背景,会查其三年以来的账目,看其是否盈利,并做出评级:盈利不错的为A,往下是B,不盈利的是C,没有账目的是E。当然他们也会看对方的发展潜力,综合打分,但财务方面的数据占很大的比重。

  所以小米接触的一家供应商很直接地说:“你们把前三年的财务报表拿给我们看看,不然我们怎么知道你们会不会做到一半就关门大吉了。”有家供应商还说:“你们连失败的经验都没有,我们怎么把东西卖给你们?”

  雷军自身的人脉以及以往的经历,在说服供应商方面起到了作用。“大家都愿意跟成功者合作。不过,他们的信任也不是从一开始就建立起来的,我在这个圈内还是有很多朋友。”雷军说,这些朋友的帮忙有助于谈判的展开。在谈判中,雷军会对供应商提问:“你们为什么要错过中国下一个黄金十年的机会?”

  刘德也对一些供应商说:“你不挣钱没事儿,你错过了占坑可是大事儿。万一我们将来做成了呢,你就丧失了巨大的机会。”

  高通公司认为小米代表了移动互联网的新商业模式,其内部人员分析,“现在谁也看不清楚(它的商业模式),我们跟他们合作就是先入为主,抢占先机”。

  “5个月,见了1000多人,瘦了20斤。”参与了一系列谈判的刘德回忆。

  最后一道程序是投入流水线生产。这当然也要找代工厂,大家可能会想到为苹果代工的富士康公司。

  “你以为富士康会帮你生产?开玩笑呢,理都不理你。”雷军这样回忆。经过了又一轮谈判,最后英华达成为小米手机的首家代工厂。过了半年,富士康找到小米,成为小米手机的第二家代工厂。

  黎万强曾半开玩笑地说:“如果早知道做手机有这么多困难,当时我们肯定不会选择来做这件事。也就是不知道,无知者无畏。”

  2011年4月的一天,第一部小米手机诞生。

  798艺术区的惊艳

  “小米要干什么呢?我第一次正式跟大家说,小米的目标是做顶级的智能手机。”2011年7月12日,雷军这样说。

  “我们认为现在的智能手机过于复杂。大家反过来发现,智能手机的功能不如以前的普通电话好用,我们很多人都是一手拿一个普通手机,一手拿一个iPhone。”雷军这样评价乔布斯得意的产品,“为什么不用iPhone呢?因为它打电话不方便。所以我告诉大家,我们一定要做一款好打电话的智能手机,所以我们致力于把以前的普通手机非常出色的打电话、发短信、通信录等传统功能做好。”

  有人问:“小米要在网上卖手机,这是谷歌都没有做成的事情,你为什么能做成?”雷军回答:“谷歌很伟大,但谷歌不懂电子商务,而我已做了10年的电商。”

  2011年8月16日,在798艺术区里此起彼伏的“雷布斯”的喊声中,小米公司举办了小米手机发布会。会场上,台上的人每报一次技术参数,台下的粉丝就传出一阵几乎可以掀翻屋顶的声浪。一位参加会议报道的记者低声问工作人员:“哪来的托?太敬业了!”对方答曰:“都是自己来的,我们也没想到。”

  现场的预售队伍排了100多米。

  发布会的最后环节播放了一段视频,表现的是一个支持雷军的团队,包括凡客诚品陈年、UCWeb俞永福、多玩网李学凌、拉卡拉孙陶然、乐淘网毕胜及尚品网创始人赵世诚。他们为了祝福小米手机,共同做出一个举动,高呼:“我们要小米!”齐刷刷地把手里的旧手机摔向地板,这些手机大部分为iPhone。

  “这是他们对雷军‘老大’的投名状。然而,市场才是唯一真正的战场。”搜狗市场官王冠雄在他的《雷军的小米步枪》一文中如此点评。

  (本文摘自《雷军: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一书,科学出版社出版)

  作者手记

  创业风口

  “这次操盘小米公司,我有一个理念,就是我们一定要开开心心的,顺势而为。我不想把小米公司办成一个类似于金山那样苦难深重的公司。我们要强调幸福指数。”雷军在创办小米公司之后如是说。

  雷军认为,互联网公司最终的盈利点是通过服务赚钱,而不是通过硬件。他认为未来手机将发展成“铁人三项”组:终端+内容+服务。“我认为苹果启动了新手机时代以后,游戏规则就是铁人三项。到今天比赛进行了四年半,苹果一骑绝尘。我跟供应商打交道时,他们说自己的客户只有两家,一家是苹果,一家不是苹果。他们在谈判的时候很被动,他们也想打破这种局面。我就是看到这个形势以后,决定创办小米公司,也就是瞄着‘铁人三项’来的。”

  “雷军从一开始打的就是一场三维的战争,玩法完全不同于传统手机厂商。”迅雷联合创始人邹胜龙说,“小米把中国手机行业的竞争,从冷兵器时代直接带到了现代战争时代。”

  “从创业角度来讲,我们第一步已经成功,关键的原因是我们运气好,而不是我们有多大本事,在对的时候,干了对的事情。毫无疑问,我们找对了一个风口,连猪都能飞起来的风口。(我们)能引起这么多的关注,让这么多人知道,这就是形势比人强。”雷军说。

  美国管理学大师吉姆·柯林斯曾说过:“从个人层面来看,当你做一件自己喜欢并真正擅长的事情,对它充满热情,能够创造出人们愿意购买的附加价值,那就具备了成功的条件。”

(责任编辑:Rebbica)

雷军,谷歌高管,小米,富士康
网友昵称:
中国计算机报原创文章
赛迪评论 More...
无论是德美两国的“再工业化”战略,还是中国的“制造强国”建设,都把加快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融合作为抢占国际制造业竞争制高点的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