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国计算机行业网 首页 » 首页文章列表
中国计算机报马文方:诺基亚会是微软的硬菜吗?
  • 出处:中国计算机报 作者:马文方 日期:2013-09-09
  •   

  9月3日在单位食堂午餐时,跟同事讨论英特尔在更换CEO时最该收购VMWare,因为虚拟化不仅是英特尔顺应垂直整合这一产业趋势,从硬件向软件“无缝”延伸的关键平台,而且,还可以让前些年从英特尔出走且业界众望所归的VMWare CEO帕特·基辛格重归英特尔。这是一箭双雕之策。

  无巧不成书。回到编辑部打开电脑,微软以54.4亿欧元(约合71.7亿美元)收购诺基亚的设备和服务业务的消息就跃然屏上,而且前些年从微软出去的诺基亚CEO埃洛普回归微软,并成为微软新CEO候选名单中强劲的竞争者。

  这像是一桩严丝合缝又一举两得的收购:设备与服务是微软自去年开始实施的企业发展战略,于是就把诺基亚的设备与服务业务部门整建制地“移动”过来;鲍尔默宣布退休后,微软满世界寻找接班人,于是埃洛普就早已在诺基亚候着。

  无缝、便宜和心照不宣成为此次微软收购诺基亚手机业务的标签。无论是从垂直整合的产业趋势上看,还是从微软“设备+服务”的企业战略上说,诺基亚都应该是微软的菜。

  诺基亚的手机业务无疑是物超所值的招牌菜,但笔者以为,如果餐桌上只有一道大菜的话,对于海外现金储备高达510亿美元的微软来说,这道今日特价的招牌菜会是那道硬菜吗?

  十多年前,在IT与移动通信还井水不犯河水时,笔者专注于IT领域,只是无意间与移动通信产生了几次交集。而这几次经历或许能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本文有关硬菜的讨论。

  见证传统手机厂商式微

  本月中旬,高通以1138亿美元的市值领先英特尔近20亿美元,加之苹果的市值早已经高出微软与英特尔市值之和,让人感受到曾经称雄个人计算领域的IT厂商受到来自智能手机等移动通信厂商的强烈冲击。

  表面上看,是移动通信厂商冲击了IT厂商。但深层次看,则是IT冲击了移动通信。

  2002年秋季,英特尔在硅谷举办的开发商峰会(IDF)上,亮出了扩展摩尔定律的主题,英特尔希望将PC产业的商业模式移植到移动通信领域,从而在移动通信领域再现其在PC产业的辉煌。

  同年12月,笔者独家专访了来华的英特尔最年轻的副总裁兼CTO,也是IDF创办者的基辛格。基辛格认同笔者的观点,即:伴随着移动通信从窄带走向宽带,数据将取代语音,因此,3G就是计算,未来移动通信市场将由擅长数据的计算厂商唱主角。

  2008年春夏之交,北京奥运会前夕。诺基亚中国公司邀请部分在京媒体参加诺基亚总部主管来华见面会。于是,笔者把与基辛格多年前探讨的上述观点及其后来的思考,长篇大论一番。结果自然是鸡同鸭讲,那时的诺基亚正处于史上收成最高的时期,他哪里听得进这样的“奇谈怪论”。但也就是从那时起,诺基亚应该慢慢体会到“盛极而衰”这个成语的深刻内涵。

  埃洛普尚须证明什么

  基辛格出任VMWare CEO和梅耶尔出任雅虎CEO并得到业界的认可,是因为他们之前在英特尔和谷歌这样的行业领袖公司中不仅展现了管理上的才能,而且也都具有资深的技术研发背景。在当今产业技术急剧变革的情况下,技术背景赋予他们深刻的产业洞察力。这也是销售出身的英特尔CEO欧德宁和微软CEO鲍尔默提前退休的原因所在。

  2006年之前,笔者先后4次独家专访过基辛格,印象颇深。他在英特尔内部被誉为神童,从以蓝领身份进入英特尔到成为486处理器的主设计师,从主管NetMeeting软件开发到领导英特尔实验室,再到执掌英特尔最重要的业务——数字企业事业部,基辛格的经历遍及英特尔几乎所有业务。英特尔将其作为未来CEO培养的意图十分明显,而业界也十分看好在技术研究、产品开发和业务营运等方面展现出优秀领导才能的基辛格。然而,在英特尔明确了马宏升为下任CEO候选者时,基辛格抱憾离开英特尔,之后,马宏升突发脑溢血,从而使英特尔多年精心经营的CEO培养计划重新归零。

  2006年5月,笔者与8位国内同行首次探访谷歌总部。三天的采访还不如说是培训,多位谷歌业务主管拿出大把的时间详细介绍各自负责的领域。其中公司副总裁梅耶尔用了近1个小时的时间介绍了她负责的搜索与用户服务体验部门。如今,在雅虎任CEO的梅耶尔被坊间称为美女CEO,殊不知,梅耶尔以优异的成绩拿到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系的硕士学位,而且还是谷歌第2位雇员和首位女工程师。是才华和在谷歌核心业务领域的多年历练,帮助梅耶尔盘活了雅虎。

  作为呼声最高的微软下一任CEO的候选人,埃洛普面临的挑战要比基辛格和梅耶尔多很多。

  以微软的角度看,埃洛普无疑是此次合并的功臣。他到了诺基亚之后不久就以“北海钻井平台着火后必须跳海”作比喻,向公司内部发出准备放弃塞班平台的邮件,之后就是剥离奢华手机Vertu、裁员和押注Windows。在其任内,诺基亚市值不断萎缩。总之,微软想要的都得到了,不想要的在并购之前都已经解决了,难怪坊间对此有“潜伏”“暗战”的调侃。

  管理微软这个巨无霸对于任何经理人都是巨大的挑战,而一旦埃洛普出任微软CEO,他要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改变资本市场对他在诺基亚任职期间的表现所形成的成见。

  服务才是硬菜

  当今智能移动终端市场上,苹果奉行封闭政策,iOS不对外授权,谷歌走的是开放道路,安卓对第三方开放。而微软则以半开放自居。一旦收购诺基亚手机业务尘埃落地,微软会转向何方?

  2003年初,PalmSource公司总裁兼CEO 大卫·奈格(David Nagel)接受了笔者独家专访。他告诉笔者,考虑到索尼等Palm兼容机厂商担心Palm既做操作系统又做掌上电脑,Palm在财务上独立成两个公司:PalmSource做操作系统,PalmSolution做掌上电脑。但同时他又说,PalmSource还会为PalmSolution的掌上电脑定制一些功能。这种明里都是运动员,暗里还当裁判员的做法,让Palm兼容机厂商纷纷离去。

  本来在Windows手机平台上除了诺基亚孤注一掷外,Acer等厂商都是蜻蜓点水般占个“坑”,而把主要精力放在安卓平台上。微软收购诺基亚手机业务完成后,随着这些厂商的逃离,Windows 手机平台是否会被迫变成事实上的封闭平台?

  从市场竞争上看,微软既要应对来自苹果对用户体验近乎偏执追求所带来的挑战,又要应付安卓平台上众多厂商创新导致的产品加速更新换代和产品品种不断翻新所带来的压力。加之,微软在这一市场个位数的市场份额,也造成了在微软收入中,设备业务远远无法与服务业务相提并论。

  说得再耸人听闻些,微软能否在这一市场立足还是变数。这是因为智能移动终端的平台控制权已经从PC市场的处理器上升为操作系统,且这一市场很难容纳这么多的生态系统。说得直白些,英特尔肯定不会放弃这一市场,它必须通过控制操作系统来体现对这一平台的领导力。

  2009年4月,风河公司参展英特尔在北京举办的IDF,风河工程师告诉笔者,软件产品开发和互联网应用开发差异很大,当年要不是风河工程师直接参与安卓内核的开发,谷歌指不定有多麻烦呢。

  风河那可是实时嵌入式操作系统的“一哥”,其实时操作系统VxWorks通过了包括CC认证中EAL6+等在内的业界多项顶级安全认证,风河还是美国宇航局和军方的供应商。安卓这点儿事自然不在话下。

  两个月后英特尔以8.84亿美元收购风河,为日后发力智能移动终端系统平台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如果说在垂直整合的产业趋势下,智能移动终端市场的平台控制权上升到操作系统平台,那么,在企业级市场,平台控制权更上升到数据库平台。

  2003年8月,笔者在独家专访IBM i系列首席科学家Soltis时问他,如果让他设计一个全新的服务器,他会怎么做。他答道:会以数据库为服务器的边界。

  事实上,当前三大数据库厂商甲骨文、IBM和微软中,甲骨文和IBM已经基于数据库平台向下整合硬件、向上整合中间件及应用。

  而微软只是通过与惠普和戴尔合作尝试与硬件整合,严格意义上说,这是预装而非整合。而向上整合则无米下锅。

  微软企业战略中的服务指的是云计算及企业级应用,而诺基亚的设备和服务业务中的服务只是基于手机的服务。两者名相符,实不同。

  如果认同垂直整合是产业趋势之一,那么,SAP就应该是微软势在必得的硬菜,在中间件和行业应用平台上具有很大市场优势的SAP与微软在垂直整合上几乎是严丝合缝的互补。

  如果认同企业级市场对生态系统种类的容纳也是有限的话,那么,就要尽快下决心拿下这道硬菜。尽管SAP现在的市值高达838亿美元,微软就算是现金不够,“签单赊账”也要拿下。何况这些中间件与行业应用平台还会大大增强微软云计算的实力。

(责任编辑:Rebbica)

诺基亚,微软
网友昵称:
中国计算机报原创文章
赛迪评论 More...
无论是德美两国的“再工业化”战略,还是中国的“制造强国”建设,都把加快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融合作为抢占国际制造业竞争制高点的主线。